三大网赌正规平台

爱,源于心,见于行

发布时间:2019-04-11 14:26 点击数: 【字体:
爱,源于心,见于行
三大网赌正规平台   郭蕊新
 
       在朋友圈里撰写了一篇歌颂母爱的文章,意外收获了一个曾经的学生的点赞与评论——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依然觉得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师。你对我们的爱护,终身难忘!诚惶诚恐之余,我也开始回想自己这十来年的育人过程,到底是否辜负了学生的这一评价!
就职于职业学校,接触到的多半是各类问题学生——有的行为乖张无视校纪,有的学习习惯与学习能力不尽人意,有的学生更是存在各种心理问题。如何和这些孩子打交道,传道授业解惑,并影响他们走向更好的人生,无疑需要许多的教育智慧。一开始自然是摸着石头过河,以经验和书籍做最好的向导,积极接纳各种教育理念,但也难免迷惘。后来看到了这样一段话,深受启发:对教育来说,理念与制度要与时俱进,课程建设和学习方法探究永无止境,教师专业成长和学生发展要相得益彰等,这些都是对的,但这些都是手段,都是途径。教育上首先和最终的事——是对生命的看见、懂得、成全!而当老师最大的幸福,就是孩子们在乎你的一言一行,让你知道,你的一言一行,能把孩子带向美好的地方。
        的确,要看见、懂得、成全生命,需要的其实不多,在我看来,只要有爱,足够的爱,就可以达成这一目标!纵使学生有千万种问题,有百般的错误,只要能正确运用爱的教育,对每一位学生付出点点滴滴,认可他们的些许进步,便一定能发挥爱在教育过程中的潜移默化的力量。
 
感恩的心
        离下课还有两三分钟,我把时间留给学生们完成作业。一男生拎着一堆脏校服,一边做着嫌恶的表情,一边假笑着对我说:老师,你帮我洗一下衣服吧,我给你五十元钱!
各位老师,你们若身处此情境,该作何想?
        我的第一反应是——他都把老师当成什么人了?佣人,或是对他们惟命是从的父母长辈?他又把父母的辛苦钱当成什么了?随意挥霍只为换取舒适生活?
我当即沉下脸来,用眼睛牢牢地盯着他,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告诉他:这堆衣服,要么自己洗,要么拿五十元钱给你父母,请他们帮你洗!
他还想说点什么,看我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,只得悻悻然作罢。
        可我,全然没有胜利的感觉——心中满满的都是悲哀。这种现象并非单一存在,曾经有一次,我好言相劝,让一个学生打起精神来好好学习,他的回答便是:我父母花钱让你教我读书,你好好教便是,我学不学那是我自己的事情。如此振振有词,如此傲慢无礼,竟让我觉得——一切的说教在他面前都是苍白的。
但是,说教虽苍白,教师却不能放弃。美国认知发展理论当代领军人物拉里·努奇认为,道德教育的核心不是行为习惯,而是要作用于儿童和青少年内心的同情倾向,以形成“心灵习惯”。既已许身教育,日日高举爱的大旗,我又如何能在遇到这类行为,止于口头警告一番而完成道义上的责任?我们的教育,绝不能就此敷衍,必得竭尽全力促进学生们对情感、良知的理解,进而触动他们的心灵以期引入正途。
仔细想想,孩子们为什么会有把脏衣服丢给老师来洗的观念,定是在家里娇生惯养,不曾劳作罢了。家庭教育已经出现了偏差,只能设法弥补。而生活,就是最好的教育方式。陶公有言:人生需要什么,我们就教什么。人生需要面包,我们就得过面包生活,受面包的教育。而我们的学生,此时需要的是感恩教育,体察父母长辈老师之不易,从而珍惜现在的生活。
        下一周班级正好轮到当“小红帽”(校园值周,同学们负责全天候打扫校园卫生,维护校园秩序)。在常规的工作分配之后,我给了每个同学一个黑塑料袋。装什么呢?——到各垃圾桶里翻找饮料瓶!
那不就成了垃圾工了?有同学脱口而出,旁边的同学也是满脸的嫌弃。
但我笑笑,没再多解释。
        等到值周时,我一路巡逻,检视学生们的工作完成情况,其余还好,饮料瓶是一个也不曾捡来。我从学生手中拿过一个塑料袋,径直走向一个垃圾桶,用手挑拣出其中的饮料瓶,装瓶入袋,周围“喔”地一声,但没有任何别的举动。我继续走向下一个垃圾桶,重复工作。等到第三个垃圾桶时,有几个学生跑上前来,主动揽下了工作。
就这样,一整天的时间,我们在垃圾桶里翻检着(后来让学生拿劳动用的钳子来夹瓶子),终于捡到了满满一筐。学生们有些兴奋——可以卖不少钱了吧!
事实是,三个瓶子值一毛钱,三百个饮料瓶,不过区区十元而已。
        十元能做什么?买饮料,不过两瓶;去食堂,仅够一人吃饱。我掉头询问那个欲拿五十元做洗衣费的学生:某某,你说怎么办?
       他也参与了捡瓶子,自然心有所思:我看,不如买点礼物,去看看福利院的小朋友吧!
       我立马表达了对他的赞赏之情。于是,另从班费中出资,加上一日辛苦得来的十元钱,购买了几样玩具,派他及另几位对学习懈怠的同学作为代表,前往不远处的福利院。儿童天真,围着几个大哥哥说前道后,言笑晏晏。学生们了解了这些儿童的凄惨身世,个个有一腔慈悲之心,于是屈尊纡贵,竭力配合,一派其乐融融。尔后的一期感恩教育主题班会,我并不多言,却看到了不少同学低下的头颅和润湿的双眸,如此,足矣。
我们的教育对象正处在一个非常微妙的“剧变期”,身为教育者的我们稍有不慎,便可能让学生误入歧途。而我们的关爱的“心育”,就像一把大伞,能为学生的健康成长护航。
 
幼吾幼以及人之幼
       因为上课吵闹的事情,我批评了两位同学。不料其中一位顾同学梗着头,拒不承认自己的错误,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狠狠地吐出一句脏话。人非圣贤,怎可能不动怒?我当即将他领到办公室,准备长篇累牍地训话。他昂首阔步地跟进来,满脸的不以为意,仿佛骂了老师,便成了学校里最了不起的人。但是,他也不再吭声,唯以沉默对抗。在顾同学的沉默中,我思绪万千,想到八月酷暑,他参加学校的军训时,既能在烈日下吃苦,也迅速与同学熟识,主动找老师聊天,倾吐初中的堕落历程及进高中的积极打算,所以一开始是被我欣然任命为班长的。在教师节的主题班会上,他用心筹划,努力制作PPT,邀请同学表演节目,并在班会即将结束时,引导全班同学向我鞠躬道谢。这个“洗心革面”正欲步入正轨的孩子,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?
       是了,应该是他所在的寝室经常因卫生、纪律问题而被扣分,甚至还有几次劳驾了宿管老师打电话给我,要求全员回去重搞卫生,在这个问题上,我自然对身为班长的他施加了压力,而他,作为一个从未担此重责的班长,自认为凭一己之力难于改变现状,也就增添了不少苦恼。此次事件,便成了他的发泄口。
突然想到了陶行知,他一直教导我们,待学生要如亲子弟。试想一下,我口口声声要爱学生,可我真正做到了吗?我的教育方法过于简单化、功利化,给予了学生权力与责任,却缺少了最基本的关爱。如果我的孩子遇上了难于解决的问题,我是否会提供给他更多的帮助?如果我是他的母亲,会不会赞赏多于批评,肯定多于否定?汗颜之余,我想向陶公求救,遇上这类事情,他会怎么办?——四块糖果?!
我没有四块糖果,但老师的正面的语言,堪比糖果。
        首先,我郑重表示:首先,感谢你能在第一时间听从我的劝导,不再骂人,并且达成我的要求来到了办公室!
        我看到,顾同学低下了一直昂着的头,很疑惑地看着我,大概在想老师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?
师生间的不信任,已经到此程度。但这番话对他还是有所触动,于是我继续说:据了解,这次课堂吵闹最凶的的确不是你,虽然我没有批评错你,但我还是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,我向你道歉!
他张大嘴巴,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
“这段时间,你对我有抵触情绪,我知道是由于寝室管理引起的。的确,寝室扣分,大部分情况与你无关,不过是因为班长的身份,你被迫承受了更多的批评……”
他终于说了:“他们都不听我的,每次我都提醒他们不要往地上扔垃圾……”
       我一直微笑地看着他,他的眼神开始闪烁:“偶尔我也会往地上扔垃圾,有时候也会玩手机玩到深夜……”他的声音越来越低,我知道,其实他已经在反思自己了。当他在触及自己的错误而不回避时,我知道,我的理解与宽容,已经收到了应有的效果。
“老师,对不起,我不应该骂人。今天的班会课上,我会站到讲台上,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你道歉。对不起,我太冲动了!”
       我顺着他的话题,表示理解与认同。同时,也真的拿出了我抽屉里唯一的一颗糖,作为对他勇于改正错误的态度的赞赏。吃着糖,他又积极地为班级和寝室管理出谋划策。
一起纷争就此结束。我相信,我眼中的柔光,一定打动了他的心。高尔基说过,谁爱孩子,孩子就会爱他,只有母爱才能教育好孩子。当我们将家庭小爱推及至我们的学生中时,我们一定可以收获学生的心,并引导他们慢慢步入正轨。
 
牵着蜗牛去散步
      不可否认,智商低于平均水平的孩子,虽不多,但一定存在于我们的职校。对待这些孩子,必须俯下身子,用足够的爱心、耐心,静待花开。
我班中就有一个这样的孩子。从相貌上看就长得与众不同,个子瘦弱矮小,两道眉毛全然相连,嘴唇苍白(后来得知他有先心病,小时候动过心脏手术)。学习上,囿于智商,接受知识的速度堪比蜗牛,反应慢,写字慢。同时,他还有社交障碍,不与他人交流眼神,问一句话,基本不可能在五分钟内得到回应,于是,他就从早到晚地沉默着。
对这类学生,第一要务是让他免受学生的欺负。我给他座位前后都安排一些忠厚老实的孩子,这样,即算做不成朋友,起码不至于让他心灵受伤。同时多多叮嘱学生,不要对他开一些不得体的玩笑,同时,尽可能地引导他融入集体。
      但这些远远不够。要了解一棵树,至少要回到它生长的土地上去。懂得来龙,才知去脉。所以,我主动联系他的父母,添加微信,并多次见面,数次恳谈。在掌握了他的基本情况后,再引他打开话匣子。他有一个学龄前的妹妹,机灵活泼又可爱,兄妹俩关系不错,所以我常常问候他的妹妹,鼓励他说出一些兄妹趣事。也知道他一直在学习跆拳道,现在已经练到了红黑带一级的水平,便和他聊他的考级生涯,希望他能去参加学校的跆拳道社(最后未能成行)。现在说来轻巧,但有好多次,看着他张口却吐不出一个字的模样,我都怀疑这于他是不是一种煎熬。只不过,他慢慢地敢看着我说话,蹦出来的字眼,从三两个字词,到一句话,一段话,他的话也越来越多,以至于我都相信:终有一天,他能在大庭广众下直抒胸臆。
      聊天是打开心灵的第一步,接下来,更要注重的是他的同伴交往。学生喜欢称呼他为“小兵张嘎”(来自于军训时教官的一句戏谑语)、“刘哥”,他往往是怒目相向,或是不理不睬。自然,我及时制止了这类起哄行为,但对于“刘哥”一词,还是和他推心置腹了一番:男孩子间,互称一些不伤及大雅又能拉近关系的“绰号”,能接受吗?他依然大睁双眼,很困惑的模样。但后来,在班级外出秋游并在他家的火锅店聚餐时,他快活无比,殷勤招待大家嗑瓜子、连WIFI,协助厨师们精心准备各种食材,在一声声地“刘哥”中,笑容满面。
学习上,在第一次期中考试考了班级倒数第一后,他付出了更多的努力。虽然仍不敢主动找任课老师提问,但会微信告知我有何困惑,由我陪同来找老师帮忙。语文课,他坐得最端正;英语课,他读得最响亮,专业课,他也努力跟上教学进度的三分之二。渐渐地,他在课堂上获得了更多老师的表扬,电脑操作越来越熟练,不再出现交白卷的情况,语文成绩也由十几分提高到了三四十分。我知道,他的三四十分比很多孩子的九十分得的艰难多了。这一颗种子,与众不同,但也在努力发芽。而教育,正应该给每个孩子恰如其分的期待。如果我们不相信孩子,认为孩子将一无所成,在学校不会有所作为。那么,糟糕的设想就将成为现实。但如果我们调整思路,愿意配合蜗牛的速度,陪着它去散步,蜗牛就会怀揣这一路的美景与收获,慢慢地到达终点。
 
      苏霍姆林斯基说,没有爱,就没有教育。而真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。唯有从心里发出来,才能达到心灵的深处。教育之路虽漫长,若以爱心付诸孩子,我们一定可以收获更多温暖。
[打印] 作者:教科研中心 来源:未知
Baidu